400-011-7050 SMARTSTUDY

首页 经验分享 申请攻略 申请经历-MIT商学院

申请经历-MIT商学院

申请学校: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申请专业: Business

我的申请经历没有任何代表性,只是受益于去年去Wharton的mm,希望写个东西,算是对她那个系列的一个补充吧。

(注:有一段时光我略去了,跟申请本身没有太多的关系,虽然也影响了我这次申请,但是还是不想展示在公众面前)

背景:国内社会学小本,毕业后折腾了两年,后来来了米国一间50名左右的学校读社会学。

系里唯一的大牛S方向相对比较偏,但是我很喜欢,那时候根本没想过工作市场什么的,闷头就去上他的课,自己摸索着看文献。还用GSS data,试着从network的角度来解释这个领域的东西,结果不是很好,一直放着都没再动过。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对做华人移民没有任何兴趣,所以当导师建议我做第二代移民的时候,实在是提不起劲头来。想着要回国,我干嘛要做移民的东西呢。不过现在是有了新的想法,移民包括任何主题都是可以做的,问题是如果提出理论架构。

后来另一个导师W从外面做visiting scholar回来了,与此同时,我也得结束我的不靠谱生活,开始修一些必修课了,包括组织社会学以及 相关的主题。在美国式的标准化训练下,开始对这个领域有点兴趣了。即使没兴趣也没辙啊,好些课程都需要写一个term paper,基本都是 proposal的样子,硬着头皮一点点写吧,经常是还没写完呢就已经觉得恶心了。自己都瞧不上眼的东西,更羞于拿给别人看了。

不过也正是在W的课上,我写了proposal,后来又被他鼓励着去做research,暑假没钱还顶着北京的烈日去联系别人做访谈,实在不是一个 很享受的事情。顺手还把S老师课上的proposal做了一堆访谈,这个就更折磨人了。结束暑假回到美国,和house里的美国大哥看了两星期的美网,啥 都没干。然后就慢慢吞吞的动手写paper,那时候还没决定申请呢,只是想着得把S老师的东西写了交差,这个定性的研究,又是一个不靠谱的研究,跟S老师 的研究风格一点都不一样,他又没做过中国研究。我做的东西被肯定了想法后,不断地要求我解释,发展到后来不请专人修改语言都不看了,除了抓狂好像没有别的 路可走。最后的权宜之计是把一个paper分成两个,这样理论架构比较容易把握,argument也比较清楚。

这么折磨到10月底的样子,师兄和师姐都追问我到底想怎么样,到底要不要申请。师兄和师姐都是要做学术的,自己也都郁闷着呢,还能抽出时间来关心 我,感激的话就不用浪费在这里了。国内的老师就更不客气了,说我要是不换个牛校,没出路。当然他比较夸张了,可是也是为我好,而且也是生平第一次表扬了 我,说我社会学开始入门了,问题问得很内行。比起美国老师的廉价表扬,国内那些老师的鼓励更珍贵。

可是这时候我有3个主要选择:一是把这个冷门方向发展成政治社会学之类的;二是做国内老师帮我定的方向:城市社会学,用他的数据,并且他都帮我口述 好statement了;三是做组织社会学/经济社会学。因为师兄和师姐都是做组织社会学的,而且国内的那些社会学的朋友,特别是其中一位告诫过我:做就 做主流,否则即使你做到一个领域的大牛了,认识你的人又有几个呢?当然,大家会争论到底什么是主流,这不是我要讨论的问题。我想说的是,我那时候已经没有 任何想法了,就是觉得试一下吧,试组织社会学吧。不然都对不起大家,更对不起自己。试过了,失败了无非就是再呆几年,能在北京的几所大学找到 faculty的职位更好,找不到去国内的其他城市呗,实在不行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自从开始打算读社会学起,就没想过不做faculty会怎样。

然后就晃晃悠悠地写statement, 除了上课和做TA,大多数时间都是装模做样地从7点折腾到12点,非常有规律,不过我一向都比较变态,本 科毕业好几年了,一直坚持跟大学宿舍的熄灯和亮灯时间一致。Statement具体做什么也不是特别清楚,因为自己做过一点皮毛,是关于 commercialization of academic research这个领域的东西,又赶上全世界都在讨论中国的技术革新,所以就从这个东西 出发去提炼问题吧。

看了很多paper和书,隔三差五地跟师兄和师姐讨论。1个多月内写了10稿出来,师兄算是尽了全力帮忙,不断地帮我修改理论架构,不过我们俩都知 道还缺了点什么,只是没有建设性的意见。12月15号的两个deadline到了: umich和duke,没办法,扔出去了。这里有个社会学的,需要 writing sample,我实在懒得修改以前用gss数据做的破烂,把暑假里做的偏社会运动方面的东西给扔出去了,估计这是我后来被拒的一个原因 吧,起码说明我兴趣不一致。

然后遇到了更大的挑战,原来一直关系很好的W老师突然说让我把暑假的访谈写个成文的东西给他,要不他很难给我写推荐信。给我的时间就14天,当时都 疯了,心想这不是开玩笑嘛,一个正经八百的社会学的paper可不是两个星期就能写好的。当时就想放弃了,多亏师姐安慰我,说估计老师就是非常好奇,想看 看我暑假的研究做得咋样。于是看了3天paper,把相关paper扫了几眼,最主要的就三篇,W的一篇,师姐的一篇和Jason的一篇,补充着其他的文 献,又用了3天时间写了初稿,让师兄帮着改了一下,扔给W老师了。结果出乎意料,W老师说我可以改改拿去投稿:如果现在投只好投政策方面的 journal,要是以后加点访谈什么的,可以投个社会学类的journal。当时都傻了,心想这玩笑也开大了。

写完这个paper,又要有几个deadline了,又改了两稿ps,然后就开始高烧,修整了几天。1月1号的两个比起12月15号的没什么大的进 展。尤其恶心的是Columbia商学院,只让写500字,连废话都来不及说呢,更别说展开research了。1月3号有个emory,ps还是没有实 质性进展。

MIT的ps算是有点进展,不过还是有些遗憾,只是当时想不出怎样把理论框架搭得很漂亮又让内行人知道这是可行得。不过无论如何还是扔出去了。

Cornell申了社会学,是1月15号,writing sample就用那个3天写成初稿的文章,不过做了很大的修改,师兄给了很好的建议。两 天之后又写了一个非常漂亮的abstract,投了ASA。说老实话,abstract真是漂亮,可惜内容没那么漂亮,受限于材料。

那时候已经开学了,忙着上课,做TA,都快忘了还有Washington没申请呢。剩下几天时间的时候才开始动笔修改,不过这时候理论框架搭得已经非常漂亮了,ps算是这些里面最漂亮的了吧。现在也还没有收到消息,不过觉得这个学校要是据了我,就太没天理了。

我说话一向都不是特别有逻辑的,这个经过不知道怎么描述。下面讲讲陶瓷吧。我是那种特别不会陶瓷的人。如果有个professor不管他多牛,我都 不惧跟他讨论他的paper,前提是我真的是觉得他的paper很有意思,但是让我为了陶瓷去陶瓷,不知道怎么办。而且我们又不是工科,又不跟老板干活, 陶瓷不知道是不是有用。请大牛们来补充。

不过我也套过两次瓷。大概是12月中旬吧,特绝望,一个多年的挚友激我,说我的性格决定了命运。他说他认识我这么多年,知道我比较聪明,用功,对学 术一直有热情,可是为啥我在这条路上就这么不顺呢。除了我不拘小节以外,还因为我既骄傲又自卑:看不上别人的东西,自己也做不出让自己满意的东西。结果就 老想躲着人,直到自己作出个像样的东西来。可是学术圈不是这样的,每个人都得像推销员一样销售自己的产品。有的人因为眼界的问题,不会觉得自己的研究没深 度,有些人即使知道也装着特牛X的样子。只有我傻不拉几的瞎费功夫。

就因为他激我,马上给washington的两个老师写信,要求电话里聊一下,其中一个没回,另一个很nice,听我八卦了一通,耐心回答了我的问 题。后来还让我申请之后给他发信,他会留心我的申请材料的。还对我的ps给了一点建议,说研究计划越具体越好。所以那一稿里没废话,没说为啥有兴趣,一直 在说研究计划。

另一个陶瓷也是很偶然的。因为申本地的一个牛校的商学院,在提交了申请之后跑去人家那里听workshop,每次都去,而且去之前都好好做了功课, 准备好了显水平的问题。可是到了现场,就是不敢张口提问。宁可下来跟present的人私下交流也不好意思当着很多人的面表现自己。我的师兄听说了,还特 别叮嘱我一定要表现自己,我也不知道跟谁作对,就是问不出来。

当时想就听天由命吧。申请前要了该program一个老师没发表的两个paper读,说良心话,是我见到的没受过专门社会学训练的商学院同领域中做 得最好的paper。后来偶然跟他谈起他的paper,他很nice,跟我聊天,问我在哪里读书,读到什么程度了,以后的打算等等。我终于鼓足勇气说我在 申请,他问了具体情况,还问我申请了哪些program,记下了我的名字。下一周他告诉我看了我的材料,挺好的,只是英语需要加强(应该是指ps的语言没 好好修改吧)。他说他跟MIT的人提到我了,因为他是那毕业的。这算是最莫名其妙的陶瓷吧。

只是后来第一个据信就来自这个学校,郁闷到了极点。后来又拿到了umich的据信,等的都快发疯了。终于转运了,先是前一天收到ASA的通知,我的 那个烂paper居然被接受了,虽然只是roundtable。然后等到了mit的电话面试。没来由地在网上发了帖子,XF联系了我,原来是他据了mit 的offer,我才有机会。XF给了很多建议,包括面试的问题。

准备面试期间,动员了师兄,师姐和美国housemates帮忙,把简历上的每个project都复习了一遍,争取用两句话能描述清楚。美国室友Guy给 了巨大的帮助,在最短的时间内帮我修改了paper的语言。等到都复习了一遍,师兄和美国室友Andrew分别帮我interview了一遍。不过说老实 话,最后的真正面试还是不理想。

面试问题

1, Why MIT?

2, Interest

3, Will you focus on China’s study

4, Why firm-level network analysis

5, What is your career trajectory and who is your role model?

第5题XF提醒过我,我也准备了,请教了W老师,英国室友steve和师兄,师姐,大家都说老实回答就好了。面试的时候,回答的是 Wright Mills,因为喜欢他社会学研究做得不错,同时也能保持做一个独立的知识分子。面试的director1说不好意思,他从来没读过 Mills,我那叫一个尴尬啊。只好解释说Mills这么不靠谱的人就中国人喜欢,我在美国也没怎么听人提到过。Director 2 在旁边非要我说个 活着的并且活跃的人,我这个郁闷啊。随口胡诌了Poldony 1997 AJS 的paper,结果这个director 1特熟,告诉我这paper 没发前他就读过,我一着急也没把这paper描述好,还是他帮我一起回忆这个paper的。

第6题我很不客气地说我要在research型的大学找教职,最好是美国的牛校,拿到tenure之后闪人回国。估计他们也没见过我这样的,问我为啥。我说中国社会学在起步,大有前途。我相信可以贡献我在美国的学习和工作经验,哈拉了一通。管他信不信呢,这是真话。

建议:

1, 真的喜欢再去读,要不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别问我industry方面的出路,我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也别问我MBA的申请,不知道。

2, MIT 不代表什么,top20的学校都不会差太多的,有一定的资源,下面怎么做research就看你自己的了。一个人的research 应该有个性,也不可能光跟着导师走的。学术的路很长,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很重要。去一个不错的program,保证你在学术市场上不会因为学校差被扔下去 就好了,真的做的好才有前途。现在商学院faculty似乎是供不应求,所以没有publication貌似也能找到好工作,以后也许不会这样了。所以踏 踏实实读书才是根本。

别说我强调的东西老掉牙,我本来就比版上的大多数人老,也失败过,这也是感受吧。要不然我不会浪费时间写这个东西的。

3, 国内其实有很多资源,大家要么太懒散,要么太急功近利了。如果给我机会重新来过,我会在国内好好读研,然后再出来折腾的。

4, 如果想申请的话,没事多看看AJS,ASR, ASQ等journal,看看别人是如何提问的,理论或者实证方面的贡献在于哪里?

5, 我真的不是一步一步踏踏实实走过来的,这个offer纯粹是运气好而已,还有朋友们的关心和帮忙。对于我那些聪明的本科同学如今没有在学术圈 的,希望他们看到我的挣扎能够重新找到对这个圈子的热情,回到这个圈子。毕竟我们需要更多聪明有热情的人从事学术。你们也一直是我坚持的动力之一。

智课高端留学项目

世界最顶尖名校智课成功案例

智课顶级留学专家团队

韦晓亮 韦晓亮 特邀专家 翟少成 翟少成 特邀专家 李沛钊 李沛钊 哈佛大学 肖航 肖航 专家导师 英国杜伦大学 管丽君 英国杜伦大学 John Dalton 外籍留学文书专家 刘琦 刘琦 新南威尔士大大学 杨丹晨 杨丹晨 哥伦比亚大学 陈其乐 陈其乐 明尼苏达大学-双城分校 张琪 张琪 耶鲁大学 靳岵 靳岵 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 严伯钧 严伯钧 布朗大学 刘琨 刘琨 纽约大学 李超 李超 卡内基梅隆大学 刘越 刘越 美国东北大学 陆乔 陆乔 英国帝国理工学院
北京创新伙伴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47080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3338